「危机公关」方正集团与北京大学之间的危机

2019-08-26 14:09


危机公关

方正集团由北京大学于1986年投资创办。王选院士为方正集团技术决策者、奠基人,其发明的汉字激光照排技术奠定了方正集团起家之业。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方正集团和北京大学开始闹了起来。

北京大学对方正集团的股东提起诉讼,称该集团15年前将65%股份出售给三名高管的交易无效,原因是欺诈和使用国家资金进行收购。总部位于北京的一家综合企业集团与中国最负盛名的大学之一之间的一场法律战.方正证券(601901)6月21日晚公告,公司收到控股股东方正集团的通知函,方正集团控股股东北大资产请求判定方正集团2003年股改无效的案件已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正式立案。北大资产请求法院判定关于转让方正集团权益的《权益转让协议》无效;请求判令魏新、李友、余丽及北京招润返还方正集团30%股权。上述诉讼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但可能使公司实际控制人对方正集团的持股比例从70%提高到100%。代持、入狱、出狱、诉讼:方正集团将何去何从2004年3月,方正集团变更股权的工商登记完成之后,故事仍然没有结束。当年年底,成都华鼎、深圳康隆总计持有的35%的方正集团股权,又“回到”了北大资产公司名下,而且是“无偿转让”。北大资产因此持有方正集团70%的股权,重新成为控股股东。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2017年9月国家审计署对北京大学的审计意见中,是这样写到:“2004年至2005年,为了对外融资和合作的方便,李友将35%的股权交由北大资产公司信托持股,解除信托持股后又约定将股权暂时保留在北大资产公司,直至200万元股权转让款支付。目前,虽然北大资产公司仍持有上述35%股权,但李友已多次主张该股权,北大资产公司面临诉讼风险。”2019年4月25日,余丽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将这35%的股权,交给北大资产公司信托持股,也是应北京大学及北大资产公司的要求进行的,“2003年年底2004年年初,北大和各家校办企业陷入互相担保、资金链条断裂的危机。如果由北大资产公司来对校办企业进行担保,需要满足担保方对持股比例和净资产的相关监管要求,当时北大代持我们的35%股权恰恰可以让北大资产公司符合上述要求。所以,代持是应北大的要求、为支持北大渡过难关而代持,是为了确保北大校企不要出问题,尤其是北京大学在银行向校企提供的直接担保不要出问题而代持。”对于这一解释,经济观察网记者同样在2019年4月向当时分管北京大学校办产业的时任北大校长助理张维迎教授发去了问询邮件,但至6月15日8时,未收到张维迎的回复。从改制完成到2014年的十余年里,中国经济整体发展迅速,方正集团亦蓬勃向前。至2014年年底,方正集团负债及所有者权益合计(可简单理解为“总资产”)达到1520.90亿元,所有者权益合计(可简单理解为“净资产”)为482.56亿元;旗下拥有的境内外上市公司,达到6家。但也就是在2014年年底,李友、魏新等人的命运发生了巨变。2014年12月19日零点30分左右,警方在前往北大博雅国际大酒店抓捕李友之时,遭到李友下属的对抗,乃至发生“撕扯、拉拽、踢打民警”的情形,李友乘机逃脱。

对此,一位了解当时情况的方正集团老员工对经济观察网记者称,之所以在2014年12月对抗警方的抓捕,是因为彼时李友与郭文贵正处于“激烈交战”的状态。郭文贵的同盟之一,是时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最开始到达博雅酒店来的警车是挂的河北牌照,我们担心是不是郭文贵、张越派来的人。”2015年1月4日,李友终归还是失去了自由。当日,他被北京市公安局监视居住;同日被监视居住的,还有魏新、余丽等人。同年7月,他被批准逮捕。2016年,大连市检察院对李友、余丽等人提起公诉。同年11月25日,大连市中院一审宣判,李友犯内幕交易罪,妨害公务罪和隐匿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7.502亿元;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余丽犯隐匿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只被判处财产刑——罚金人民币15万元。新华社的报道称,“李友等各被告人均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大连市中院的判决中还特别提到,“李友有自首及重大立功表现”。数位知情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记者介绍,李友的重大立功表现,或包括马建案、奚晓明案等。在李友被警方带走十余天后,即2015年1月16日,中央纪委监察部发布消息,时任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据说李友被警方控制时,是带了‘投名状’的,也就是对于马建的举报材料。而马建也是郭文贵最重要的盟友之一。”一位李友身边的多年旧部,对经济观察网记者介绍。2018年12月27日,大连市中院一审公开宣判,马建犯受贿罪、强迫交易罪、内幕交易罪,被判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马建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奚晓明案,也与李友相关。2015年7月12日,中央纪委监察部发布消息,时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奚晓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2016年10月,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就奚晓明案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起诉书称,奚晓明直接或通过其家人非法收受相关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4596934亿元。财新传媒在2017年1月的报道称,奚晓明所收受的1.14多亿元贿赂中,李友以5000万元的行贿金额,高居行贿者之榜首。2017年2月,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奚晓明以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奚晓明也是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此外,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令计划一案,则与魏新有所涉及。2014年12月22日,也就是警方第一次试图抓捕李友未果的三天之后,中央纪委监察部发布消息,令计划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6年7月4日,天津市一中院对令计划宣判,法院认定令计划犯受贿、非法获取国家秘密、滥用职权案,三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令计划的判决书中提到:令计划曾为魏新所在单位谋取利益,对其子令谷向魏新等人索取财物事后知情未予退还,收受、索取魏新等人给予的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643万余元。前文提到的,郭文贵的盟友张越,则在2016年4月“落马”,2018年7月,因犯受贿罪,被一审处以有期徒刑15年。张越服判没有上诉。仅被处财产刑的余丽,至迟在2016年11月就重新获得了自由。但是,此时的她,已经被排除在了方正集团的董事会之外。早在2015年1月9日,即魏新、李友、余丽等被公安机关监视居住的4天之后,方正集团即调整了原有的董事会。时任北京大学校长助理黄桂田、北京大学产业党工委书记孟庆焱、北大资产公司高级副总裁韦俊民,取代上述三人,成为方正集团新的董事。黄桂田还担任方正集团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职务。方正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余丽恢复自由之后,要求回归方正集团董事会,但被拒绝。这两年来,余丽、李友等人,也多次主张要恢复成都华鼎、深圳康隆在方正集团持有的35%的股权。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判决书,亦透露出双方矛盾爆发的一则事例:2017年12月11日,方正集团员工李岱,持方正集团保管的北京招润公司公章、营业执照正副本、组织机构代码证正副本,在北京市海淀区上地办公中心二层工商办公大厅,办理五证合一手续的过程中,被余丽派人,从现场抢走了这些公章和证照。事后,方正集团起诉,要求返还上述公章、证照,但2018年,一审、二审,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北京市一中院,均判处方正集团败诉。余丽则表示,从她恢复自由以来,一直采取的只是寻求对话的方式,“我们希望方正集团能够健康稳定地发展,也顾及到北京大学的声誉,所以我们不下几十次,去找方正集团,去找北大资产公司,希望能够恢复、保障我们的小股东权利,希望能够‘对账’,还事情一个本来面目。结果,成立‘对账小组’的事情,到现在都没有实质的进展。”余丽亦向经济观察网记者展示了,2018年她与北大资产公司现任董事长萧群就成立“对账小组”一事的多次短信及微信往来记录。对于提起诉讼,余丽称,这是因为方正集团在2018年首先发起了诉讼,他们“才不得不应诉,然后才就保证北京招润的小股东权利,恢复深圳康隆、成都华鼎在方正集团的股东地位等提起了几桩诉讼。”“这些案子有的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有的在北京市一中院,基本都是2019年1月立案的,但现在一直没有确定开庭时间。其中在海淀区法院的两桩案件,原本法院确定在2019年3月开庭审理,但临近开庭时,又通知说由于‘法院排期有误’,两个案子都推迟,迄今没有确定新的开庭时间。”而北大资产公司提起的方正集团“改制无效之诉”,目前法院虽已正式立案,但尚未确定开庭时间;未来审判结果如何,亦难逆料。方正集团,这家中国最大,也是最著名的校企,将何去何从……

一个企业要是一直处于负面新闻之中不利于企业的发展,方正集团应该处理好和北京大学之间的矛盾,消除负面新闻,让企业得以更好的发展。

危机公关

以上内容由高迈团队精心整理。高迈团队专注于网络公关服务、网络危机公关,百度SEO负面处理,百度负面维护,网络品牌推广,网络营销等舆情处理公司。

服务支持

我们珍惜您每一次在线询盘,有问必答,用专业的态度,贴心的服务。

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

合作流程

网站制作流程从提出需求到网站制作报价,再到网页制作,每一步都是规范和专业的。

常见问题

提供什么是网站定制?你们的报价如何?等网站建设常见问题。

售后保障

网站制作不难,难的是一如既往的热情服务及技术支持。我们知道:做网站就是做服务,就是做售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