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小哥飞骑时代远去,送餐还要考试,这样能有效减少负面新闻吗?

2018-12-28 13:51


外卖小哥飞骑时代远去,送餐还要考试,这样能有效减少负面新闻吗?

如今互联网订餐快速增加,部分外卖送餐一味追求速度,无视交规导致的交通事故频发,目前我国各大城市外卖骑手交通违法比较普遍,事故发生率高发,公安部交管局统计显示,外卖送餐员最常见的交通违法行为有闯红灯、占用机动车道、逆向行驶和超速。


北京地区法院去年1月1日至今受理相关案件,在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方面,送餐员负相等的责任占65,主要事故体现在逆行、违反交通信号灯、超车抢道等,送餐员受伤索赔与事故相对方索赔占50。这些案件均体现出餐饮外卖行业中存在众多法律和安全风险。

记者调查,为多送单少挨罚、骑手拼命赶时间,为什么涉及外卖员的交通事故多发?一位送餐的告诉记者,入行的时候也知道送餐是个危险职业,告诫自己不闯红灯,但是现实做不到,时间太紧,公司规定的超时罚款特别严格,送晚了被投诉还要罚款几百元,电动车只能骑的飞快,很多同事都出过大大小小的事故。


除了避免超时罚款,拼命接单挣提成也是外卖员的超速、闯红灯和疲劳行驶的主要原因,不少外卖员拿到底薪三四千元,但必须完成300至600单不等保底量。在海淀区干活的一位骑手称,每月前200单一单提3元,接单越多提成越高,500单以上一单6元封顶。


一个保安辞职去送餐,等完全熟悉路后,最多一天送60单,月入1万多。但万元收入不好挣的,争分夺秒闯红灯,都在拼命,有些送餐员提到自己早7点出门,下班已经过十点,很累,骑车还会打瞌睡。


事故风险

送餐员负主要责任 身残还需自担责

送餐途中受伤的周斌(化名)还因此落下残疾。他是一家网络公司外卖送餐员,今年1月,他骑公司配备的电动自行车送外卖,与一辆小轿车相撞,周斌连人带车倒地,受伤致残,但被认定负事故主要责任的也是他。

事发后,公司不承认与他的劳动关系,周斌无法获工伤赔偿,遂提起劳动仲裁。公司对仲裁结果持异议,诉至海淀法院。由于经济困难,周斌只好先起诉要求轿车车主宋女士和保险公司赔偿。虽然最后达成调解协议,但周斌仍很惆怅。“现在我身残了,没工作,家里还有母亲和年幼儿女要抚养,可因为我负事故主要责任,拿到的这点赔偿很难弥补损失。”


点评

四季青法庭法官张慧聪认为,周斌在事故中负主要过错,故需在自身过错范围内承担相应责任。

由于外卖送餐员普遍安全意识薄弱,建议专职送餐员尽量与用工单位签书面劳动合同。否则送餐途中一旦发生交通事故,极易引发劳动争议纠纷,影响工伤事故认定。

入职时签承包协议 撞人面临高额赔偿

外卖配送员刘畅(化名)入职时,与公司签订的是“承包协议”。一次他身穿公司统一工服,骑公司电动车送外卖,返程时与赵先生骑的电动车相撞,赵先生受伤致残。刘畅被认定负事故全责,赵先生起诉索赔。

刘畅认为送外卖是职务行为,应由公司赔偿。但公司提出当初签的是承包协议,双方不存在劳动或劳务关系,赵先生的损失应由刘畅个人赔偿。


此外,各地还推出特色措施:

9月30日前,深圳交管部门将对1.7万名外卖“骑手”进行交通安全知识培训及相关网上考试。而今年以来,当地交管部门共查处非机动车违法行为27.5万余起,其中涉及送餐企业送餐员交通违法行为3.3万余起,占12.15%。


上海交管部门督促各外卖企业落实交通安全主体责任,一家外卖企业对“骑手”实行“一人一车一证一码”的管理措施,并向市民推出“骑手”交通违法行为的有奖监督举报,3周内“骑手”违法率从25.7%降至7%。

沈阳交管部门定期曝光送餐人员交通违法数量较多的企业,督促企业严格内部惩处制度,坚决辞退发生3次交通违法的“骑手”。

以上内容由高迈团队精心整理。高迈团队专注于网络公关服务、网络危机公关,百度SEO负面处理,百度负面维护,网络品牌推广,网络营销等舆情处理公司。

服务支持

我们珍惜您每一次在线询盘,有问必答,用专业的态度,贴心的服务。

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

合作流程

网站制作流程从提出需求到网站制作报价,再到网页制作,每一步都是规范和专业的。

常见问题

提供什么是网站定制?你们的报价如何?等网站建设常见问题。

售后保障

网站制作不难,难的是一如既往的热情服务及技术支持。我们知道:做网站就是做服务,就是做售后。